七乐彩走势图最近两百期|福彩七乐彩走势图综合版
心腦聯動 未來如何發展?——專家共話創新學科下醫療模式的改變
發布日期:2019-04-15 14:37:27 來源:中華醫學信息導報 作者:劉浩生 陳小葉 瀏覽次數:

加強對重大慢性疾病的防治,是建設健康中國的重要一環。卒中作為重大慢病之一,是目前我國成年人致死、致殘的首位病因。隨著人口老齡化,心腦血管疾病共存,如房顫、心力衰竭等引起的心源性卒中已經成為老年人卒中的重要原因。迫切要求多學科合作,心腦血管疾病同治的醫學模式,對有效降低我國老年人口因心腦血管疾病致死致殘機會,非常重要。

2019年全國兩會期間,全國政協委員、阜外醫院心律失常診治中心主任張澍教授的關于“采用多學科合作,構建心腦血管疾病同治的醫學模式”的提案引起了廣泛關注。張澍教授在建議中提到“試點在有條件的醫院建立心腦同治學科和病房,并培養專門人才”以及“鼓勵醫療機構和社會力量舉辦針對心腦同治康復醫療機構,為患者提供專業的康復醫療服務”。為更好地了解心、腦聯動趨勢下,我國心、腦血管疾病診治以及人才培養等工作的進展及未來發展,本報記者專訪了心、腦血管領域的專家。

 趙繼宗院士:腦心同治是學科和理念的創新

近幾年來, 腦心共患疾病的同治(腦心同治)越來越受臨床的重視。血管遍及全身,心血管和腦血管疾病在發病原因和治療原則上具有同質性:發病因素均包括高血壓、糖尿病、高血脂等;治療上也有共性,缺血性的血管病需要抗凝或者介入,干預治療如手術搭橋、介入治療等。

腦心同治對于臨床的意義主要體現在:(1)避免反復治療對患者造成傷害。臨床現行的分科治療模式顯露問題,腦血管病患者一般在神經內科、外科治療,心血管疾病患者心血管內科、外科治療,專業科室局限于本學科的疾病,忽略了患者可能有心、腦血管疾病共患的情況。例如患者冠脈狹窄且合并腦血管狹窄,治療措施都是相同的, 如果能對患者進行全身評估和治療,也就避免了患者反復治療以及分科治療可能出現的問題。(2)規避治療引起的問題。當患者心、腦血管疾病治療互相矛盾時,例如冠脈狹窄合并動脈瘤的患者,存在抗凝治療和止血治療相悖,如果相關科室的醫師聯合探討治療的順序,可避免因治療帶來的問題,這對患者來說無疑是獲益很大的。(3)腦心同治對于疾病的預防有益。因為腦、心疾病有共同的危險因素,無論是一級預防還是二級預防,建立腦心同治新學科可以采取相同的預防措施,更為高效。

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天壇醫院從2016年開展腦心同治的工作,建立復合手術室,設立了特殊的門診中心,聯合神經內科、神經外科、介入科、心血管內科及心血管外科的醫師聯動起來共同為患者診療,這一創新已經取得不錯的效果,同時我們也開展了腦心同治相關科研項目工作。

與心腦共患疾病有關的臨床科室,打破學科界限,建立腦心同治新學科,是學科的創新和醫學理念的創新。心、腦血管內外科、介入等分科過細,多科診療缺乏溝通, 不利于患者的診治和心腦共患疾病的科研。當前有必要加強腦心同治復合型合型人才培養,推動學科發展。創新性學科的建立及科室的融合對科研是非常有利的,經過一段時間臨床學科的整合及磨合期,將實現臨床學科的創新發展。

 

霍勇教授: 以醫學中心為抓手,推動多學科整合

醫療模式的建立和聯動心、腦血管疾病的治療是可以聯動的。首先從救治時間窗來說,時間就是心肌,時間就是腦組織,時間也就是生命;從發病基礎上來說,因為心、腦血管疾病中的很多疾病都是因為血栓閉塞血管導致的,有共同的發病基礎;從治療上來說,二者都需要開展早期的救治,實現第一目擊者搶救,開展抗栓、抗動脈硬化治療,啟動救治流程,改善循環,優化救治資源,提高救治效率,實現從發病到急救再到治療的救治流程的基本一致;從醫療資源整合模式來說,胸痛中心和卒中中心的目標也是一致的,二者可以相互聯動。

未來,很多治療流程類似但分屬不同專業的疾病,從治療服務模式來說,可以盡量進行整合。不同于過去醫院的大內科和大外科,我們建立的胸痛中心等醫學中心僅為虛擬的中心,是通過MDT的模式對醫療資源進行高效率整合。胸痛中心關注的目標不僅僅是胸痛和心肌梗死等幾種疾病的救治,而是在心臟關鍵疾病和治療關鍵節點上建立標準化、體系化的學科中心。我們把不同服務模式整合一起,實現診療技術的提升,救治效率的提高以及患者預后的改善,發病死亡情況發生率降低,可以說是推動學科提升的重要力量,這也是醫療模式的一種提升。

我們一直以來都非常關注縣域醫療機構水平的提升。2018年5月20日,在國家衛生健康委的支持下,我們成立了縣域醫院院長聯盟。由王隴德院士擔任聯盟主席,葛均波院士、王辰院士、寧光院士、赫捷院士四位院士作為聯合主席,本人也擔任執行主席。自聯盟成立以來,共有1300多家縣級醫療機構加入。過去一年,我們召開了300多場會議來提升縣級醫院的專業學科管理、醫保和技術評價等問題,現在已惠及2500家縣級醫院。

可以說,我們建立的縣域醫院院長聯盟和政府推動的縣域發展活動異曲同工:我們關注學科發展,政府給予發展政策,可以聯合在一起,共同在縣域聯盟大力推動胸痛中心、卒中中心、代謝病中心、腫瘤篩查中心和慢阻肺中心等學科中心的建設,在這些疾病的治療關鍵節點上建立標準化、體系化的醫療體系。

 

謝鵬教授:泛血管病對神經科醫師綜合診療水平提出更高要求

神經系統疾病是嚴重危害我國人民群眾身體健康的重大疾病,隨著我國人口的老齡化,未來神經系統疾病仍然占據重要地位, 神經科醫師缺口很大,在我國表現在以下2 個方面:(1)經過改革開放40年的發展, 我國神經科醫師隊伍不斷壯大發展,目前大、中型醫院神經科醫師隊伍已初具規模, 神經科醫師真正的缺口在基層;(2)我國神經科醫師并不是絕對數量的缺口。目前, 我國神經科醫師約為10萬人,其中很多醫師是從內科轉崗而來,他們的培養并沒有按照國際上神經科醫師培養的一貫路徑,盡管我國神經科醫師在一線承擔著諸如腦血管病、帕金森病、癲癇等重大的神經系統疾病的診治工作,但他們依然缺乏與臨床匹配的知識和技能。從這個角度來說,我國臨床神經科醫師再培訓的缺口非常大,需要我們給予足夠的重視。

多學科交叉融合是為了讓神經科醫師不斷提升診療水平,更好地為臨床服務。腦血管病與其他血管性疾病有共性且互相影響、相互關聯,如現在研究比較熱門的血管性認知障礙、血管性癡呆等疾病,都為臨床診療開啟了新的思路。因此,對于神經科醫師, 不僅要求其進一步提高對本專業疾病的診療水平,同時在交叉學科疾病的綜合診治方面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泛血管病的概念為多學科診療提供了更好的方案,同時也對疾病的綜合診治提出了挑戰,也為臨床醫師提供了更為廣闊的視角。

(摘自《中華醫學信息導報》2019年第34卷第6期)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七乐彩走势图最近两百期 168开奖网北京pK拾赛车 江苏时时预测软件 广东11选五遗漏统计 重庆时时论坛 36选7开奖结果2019075 赛车开奖结果提前 15选5上海最新开奖 关键词 王中王铁箄盘开奖结果免费 18选7开奖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