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乐彩走势图最近两百期|福彩七乐彩走势图综合版
一生赤子 一代名醫——記中華醫學會的同齡人、胸心巨擘蘇鴻熙教授
發布日期:2018-11-13 09:56:46 來源:中華醫學信息導報 作者: 瀏覽次數:

  2018年7月31日,中華醫學會胸心血管外科學分會首屆主任委員、中國人民解放軍總醫院心外科蘇鴻熙教授逝世,享年104歲。 

  蘇鴻熙教授是我國心臟外科學的奠基人和開拓者,被譽為“醫學界的錢學森”。他的一生充滿了傳奇:1949年赴美留學,1956年學成后突破重重阻礙輾轉回國,1958年在中國開展第一例體外循環心臟直視手術,1963年應用人造血管進行主動脈-頸動脈搭橋手術,實現了新中國外科手術革命性的飛躍,為無數先天性心臟病、大血管病患者帶來福音。“一生赤子,一代名醫!”這是和蘇鴻熙共事過的人們對他共同的評價。


蘇鴻熙教授

 

赴美留學夢成真

  1949年4月,在時任南京市市長劉伯承的大力支持下,蘇鴻熙等4位南京大學醫學院醫生赴美留學。在駛往美國的客輪上,他寫下一首明志詩:南大六年學醫路,畢業踏上抗戰途。赴美留學夢成真,幸得市長相幫扶。客輪載我赤子情,祖國恩情心中駐。籍此小詩明鴻志,學成歸來酬故土。 

  在美國留學7 年, 蘇鴻熙先后在4 家醫院學習, 并逐漸開始研究心血管外科領域剛剛出現的新技術——體外循環心臟直視手術。為了掌握體外循環手術以及體外循環機的性能和使用方法,蘇鴻熙夜以繼日地學習和研究。天道酬勤,至1956年,他已成為具有一定聲望的心外科醫生。學成之時,他回國的愿望越來越強烈,并花5000美元自費購買了兩臺心肺機準備帶回中國。 

  然而,美國移民局官員找蘇鴻熙談話,不希望他這樣優秀的人才回國。美國聯邦調查局甚至把他帶到總部審訊,“連上廁所都有人跟著”。以正常途徑回國不可能了,只能尋求另外的辦法。最后輾轉6國,耗時52天,行程近10萬里,他終于完成了那句“學成歸來酬故土”的承諾。“作為一個男子漢,事業應該在祖國。我是鐵桿,就是始終都要回到祖國,我從沒想過留在美國。”蘇鴻熙說。

 

學成歸來酬故土

  回國后,蘇鴻熙夫婦受到了政府有關部門的熱情接待,回國路費可以報銷,心肺機可按原價折合成人民幣予以補償,至于就職去向,北京所有的醫院任選。但蘇鴻熙拒絕了這些好意,“我回來是報效祖國的,不是來做買賣的。”他說。得知母校與解放軍第四軍醫大學合并了,蘇鴻熙決定去位于西安的第四軍醫大學報到。就是在這里,他掀開了中國心臟外科嶄新的一頁。

  1957年,蘇鴻熙利用從美國帶回的兩臺人工心肺機建起實驗室,同年5月應用心肺機進行體外循環動物實驗。1958年6月26日,他成功為一名心臟室間隔缺損的6歲兒童進行了中國首例體外循環心內直視手術,翻開了新中國心臟外科的新篇章。


蘇鴻熙教授(右三)手術中


   從1958年6月到1966年6月,蘇鴻熙和心外科團隊的手術成功率由初期的76%上升到接近100%。1963年,蘇鴻熙在國內首次成功應用人造血管進行主動脈-頸動脈搭橋術。這項新技術又一次震動了中國醫學界,給千萬患者帶來了福音。蘇鴻熙還在心內直視手術的心肌保護方面進行了一系列的研究,提出人工心肺機的結構要求和體外循環鉀代謝規律及分段補鉀方法。1972年,在周恩來總理和總后勤部領導的關心下,蘇鴻熙調入解放軍總醫院工作,從動蕩歲月中抽身的蘇鴻熙再次投入到體外循環手術的研究和實踐中。

 

匠者仁心愛無限

  在解放軍總醫院,同事們眼中的蘇鴻熙不僅是一名醫術高超的胸心外科專家,而且是一位對患者極端負責的仁醫,許多人至今對他臨床上的幾個故事印象深刻。   

  體外循環手術后,蘇鴻熙要觀察患者的排尿量,判斷體內循環等功能是否趨向好轉。“患者的接尿瓶在床底下,蘇主任為了準確起見,整個人趴在地上,讓目光平視液面讀瓶子上的刻度。”麻醉科主任醫師宋運琴彎著腰模仿說。那時,蘇鴻熙已經是年近六旬的老專家了。 

  作為專家,蘇鴻熙搶救了多少垂危病人,誰也記不清,但他當“赤腳醫生”的佳話,一直在解放軍總醫院流傳。那是一個周末之夜,蘇鴻熙正準備睡覺,接到病房值班室打來的電話,說科里剛剛收住一位患者,病情很嚴重,病況很復雜,請他馬上到病房實施搶救。蘇鴻熙撂下電話,顧不上穿襪子,套上鞋就往外沖。剛出樓門,一只鞋子甩丟了,他顧不上尋找,繼續奔跑。趕到病房,他立刻診斷病情,旋即安排手術,由于搶救及時,手術順利,病人得救了。術后,同事們風趣地對他說:“蘇主任,您今天可當了回‘赤腳醫生’了。”蘇鴻熙詼諧地回答:“不對,是‘半個赤腳醫生’。”

 

嚴師誠心育棟梁

  蘇鴻熙教學是出了名的嚴苛。做他的學生,沒有強大的內心很難“過關”。但很多人都知道,蘇鴻熙對學生的嚴厲,出自他的誠心。“蘇老要求我們的論文必須做到內容新穎詳實,論證清晰易懂,文字還得順暢,然后再由他反復修改,有的修改多達七八遍。”作為蘇鴻熙的“關門弟子”,余翼飛深有感觸。 


蘇鴻熙教授整理材料


  早在改革開放之初,蘇鴻熙就意識到中外醫學交流的機會將越來越多。于是,他每星期利用一個晚上和周末上午給科室中青年醫生上英語課,還讓學生每天清晨到院外一邊散步一邊練口語和聽力。學生們調侃稱之為“馬路英語學習班”。正是由于蘇鴻熙的遠見卓識,在20世紀80年代的兩次國際性心外科學術會議中,中國的心外科醫學得到了國外同行的高度認可。 


近百入黨了夙愿

  除了醫治蒼生,蘇鴻熙的一生還有一個不懈的追求——加入中國共產黨。當年回國后,蘇鴻熙當即寫了第一份入黨申請書,一夜深思后,他又將申請書鎖進了抽屜—— 我還沒有為黨做什么工作!此后,由于諸多因素累積,一晃幾十年過去了,老人入黨的愿望一直未能實現。


蘇鴻熙教授入黨宣誓


   2013年6月26日下午,他的夙愿終于得以實現。解放軍總醫院金溝河干休所第三黨支部召開會議,正式吸收他入黨。2013年7月1日,解放軍總醫院金溝河干休所內,138名老黨員佇立在蘇老身后見證。“我宣誓……”3個字剛出口,蘇鴻熙已是淚流滿面。在其他黨員的幫助下,他艱難地抬起中風偏癱的右臂,伸出左手緊緊托住右臂,面對黨旗一字一句道出對黨的心聲。那雙挽救了數以萬計病人生命的手,顫顫巍巍地劃出弧線,將思想、靈魂的歸宿定格在耀眼的黨旗之下……

 

  如今,全國已有 600 多家醫院可以開展心內直視手術,每年救治的人數以幾十萬計。2018 年,恰是我國首例體外循環手術完成的第 60年。一個甲子,中國已經從一窮二白逐漸走向富強,蘇鴻熙教授幾乎完整親歷了我國心臟外科從無到有、從弱變強的全過程。1985年8月,中華醫學會胸心血管外科學分會成立,蘇鴻熙教授任首屆主任委員。在蘇老的帶領下,分會一步一步發展壯大。蘇老雖已仙逝,但他為我國胸心血管外科學所做出的巨大貢獻永不會磨滅,他一腔熱血、專心致志為病人的赤子情懷將永留人們心間。蘇老的精神,是一座永遠不朽的豐碑!

(中華醫學會胸心血管外科學分會提供資料,中華醫學信息導報韓靜、左舒穎整理)

(摘自《中華醫學信息導報》2018年第33卷第20期)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七乐彩走势图最近两百期 重庆时时彩APP 永信在线娱乐平台app 360时时彩开奖号码 北斗预测 北京彩票官网pk10 时时走势图老时时360 时时彩稳赚吗 黑龙江时时几分开奖结果 玩龙机有什么规律技巧吗 棋牌游戏送现金20元